您的位置  首页 >> 郭氏动态 >> >> 正文
云顶郭氏旅行记
[来源:本站 | 作者:天府人 | 日期:2016年7月15日 | 浏览314 次] 字体:[ ]



 



 



 


 


 

 以“弘扬郭子仪的爱国主义精神”为主题的<<天府之郭>>旅行团,于201649日至10日两天,对四川隆昌云顶寨郭氏家族,进行走访。

   旅行团团队-行17人,以郭姓为主。成员中,有部队的丶企业总截丶党政机关干部丶媒体记者丶作家,等等。在中华郭氏宗亲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振华的带领下,走进了隆昌云顶寨。

这个素有“古寨之乡”的云顶寨,曾辉煌几百年。被国家文物部门誉为“千年古城堡、万担收租院、方圆百平方公里庄院的微缩景观、民俗文化的活化石”,是全国两大古寨之一。

据说,清末民初期间,郭氏家族子孙遍布党、政、军、学、商各界,为川东南所仅见。蔡锷、朱德、吴玉章、冯玉祥等军政要人先后来此题咏揽胜。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泸隆一带为必争之地。朱德、唐式遵等曾常驻于此,并有匾额相送。朱德题的是“振武救国”,落款“护国军二军十三旅朱德”。

唐式遵题的是“技精于勤”。现在,郭氏家族子孙,读书的大都散落在台湾或国外,其余的大都是当地普通农民。

到处是断垣残壁,就算有几幢房子,大都无人居住。我们两人走在荒草过膝,枯枝掩面的山道上,四周寂寂无人,不免有点提心吊胆。幸亏旅游部门用方整的条石在寨内铺设了一条环通的道路,才使我们匆匆游完了全程。

据说,解放后,这里曾办过农业技术学校,也办过林场。最多时有常住人口200多人。现在寨内还有常住居民七、八十多人,大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年轻人都搬到山下镇上去住了。现寨上大部份人分别居住在隆昌县城和成都市。

  为追本溯源,我们在云顶寨,见到现居住在寨子的六旬老人郭严。在他的住处堂屋大厅里,有一个摆放的沙盘,展示出云顶寨的全貌的。

   郭严结合沙盘,对云顶寨的院落分别进行阐述。

 

云顶古寨始建于明朝洪武四年(公元1368),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占地245亩,寨墙总长1640米,墙高7.4米,寨墙宽4.5米,有庄院48(现存13),是隆昌最具特色的旅游资源,在四川乃至西南都具有唯一性。

云顶寨具有独特的家族文化。郭氏家族在云顶寨聚居600多年,生息繁衍,发展成为一个与安徽桐城方家齐名的大家族。

600年来形成了郭氏家族独特的族规族距,规章制度;演绎了云顶寨内许多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成就了郭氏家族工农商学兵的杰出人才。

云顶寨具有独特的建筑文化。云顶古寨是郭氏家族垒石成墙、筑寨自保的族居地,寨墙规模宏大,高大雄伟,寨楼、炮台、兵棚、马房、仓库、武器库、蓄煤池等一应具备,内容和形式构成上同欧洲的古堡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国内实属罕见。

离寨子1华里的云顶场,是为适应当时寨主夜间打牌作乐后购物、进餐的需要而设,人们半夜进场交易,天亮散场,此风俗至今未变。

云顶寨外云顶场,由跑马道与寨相连而呈丁字形,石板路,铺面街,也是买卖兴场渐渐发展起来。

该场的建立与生意都与寨主郭氏家族密切相关,即由郭氏家族控制并为其服务。本地人说场上房子百分之九十五为郭氏所建;寨子兴旺时,场上商业也兴隆,从酒店茶馆到钱庄字号到山货铺绸缎铺药铺米铺等一应俱全。当然,这种景象已不知逝去了多少年。

从通永门,进城洞前有一石碑,略述城墙情况:该城在清咸丰九年由当地郭氏族祖修建,同治十一年重新维修,占地245亩,城墙长1640米,有六个门洞,城内有154个天井云云。

进入山寨的街道大半处为一丁字形街口,前行为进寨街道的延伸,左拐不远处的街边有寺庙一座,名为“云顶寺”。

虽然不大,但仍有香火袅袅徐生。街道两边的房子大部为土木结构,漆黑的门窗,屋檐久经风吹日晒、烟熏雨淋透出一股古旧的味道。

云顶寨扩建后的规模是,东西近长方形体,寨墙周长约1640米,墙地宽度约6米,墙面平均宽度为4.2米,主体墙平均高度为5.2米。墙面外缘建有护身墙高为1米,其上建有垛口,高0.6米。

在墙外,看到地形较高墙段的垛口上,砌有.07米高的压墙,以保持高度,防止攀爬,并防寨外高地敌人的子弹或矢箭斜越墙垛而射伤墙垣段低处的防守人员,最高处的寨垟为7.5米,不计压垟为6.8米。

墙周围开六门,正门名为通永门,宽3.5米,高4米,寨门以楠木为心,包铁皮,密布铁钉。

主要寨门建有门楼,作瞭望之用,二人日夜轮守,气势雄伟壮观。

寨墙四周,凸出的墙体之上,修建有炮楼四座,名为天炮台地炮台大炮台烂炮台,每台置土炮多门,炮楼可观察寨外动向。寨墙均以青条石丁挂砌筑,中间以块石和泥土填实,墙面以石板或三合土筑成通道。

随着时光的流逝,经过郭氏家族二十九代子孙不懈的奋斗努力,历经六百年,经历三个朝代,渐成云顶旺族,遂建成这个“云顶国”。

说它为“诸侯小国”是毫不过分的:其势力范围纵横县南四十余里;山顶筑城,城墙固若金汤,上有炮台,正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城内兵多粮足,最多时期,除了寨丁之外另有两个营的兵力,里面有煤有井,有火有水,粮食牛驮马载;加之族长威权高于一切,政由己出,有生杀予夺大权,甚至不受制于官府,权势财富在当地无人能敌。

民国初年,云顶寨的郭蔚华与四川都督张烈武有很深的交情,因此云顶寨的势力就更大了,那时期,云顶寨大旗招展,游兵散勇望而却步,尽管历史上曾有土匪试图攻占寨子,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红楼梦》里说得好:陋室空堂,当年芴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有糊在蓬窗上,……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回程的石板路,是沿着一个叫如意池的池塘边铺设的,池塘上还保留着一座古朴的五孔“落虹桥”,站在桥面上向两面望去,依稀还能辨别出当年这座花园的绰约风姿。要是好好的修缮一下,这一定是座非常美丽、娇小、玲珑的园子。

最有趣的是云顶寨的夜场,即夜色迷朦的凌晨赶场。

开场时,能见山道上一路而行的火把;交易时间短(一般为一小时),且“偷偷摸摸”,象是抢来的东西,故号“强盗场”。

次日逢场,六点钟天麻麻亮,场上已有人影晃动,灯光从几家开启的店铺里射到街上,卖东西的蹲在街沿边,乡客穿梭其间,无喧哗声,感觉倒底有点鬼祟,象贩违禁品,仔细一看也多是菜蔬副食日用杂货一类。让城里人看来,这些乡间生活所需多半不值得这样起早摸黑地做买卖吧。

  集市除满足生存之需,不同地方又包含着本乡长年约定俗成的因素。

作为特殊的社交场合,集市在乡村生活中隐隐起到了调节心理平衡的作用。说夜场有交往的意义,未免显得牵强而令人难以置信,自从几年前乡政府搬下山,夜场时间短人也更少了,这买卖中到底掺和了多少长年因袭所产生的心理作用,谁也说不清。   

 

郭族后人郭严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大约在明洪武四年,始祖郭孟四,挑-担行李至云顶山垭,因有衣箩滚于山下,遂认天意,当时,在山下的停箩处,便筑茅屋数间,称为“大嘴大院”,这就是郭氏家族最初的定居点。

后因世代繁荣,族人增多,就在云顶寨内修筑了族中各支系的庭院,并以城墙围之,山寨内有48座庄院,山下各处也建有48座庄院,其一一对印的关系则表示这房人所繁衍的后人因寨内居住不下而在寨外修建的庄院,庄园的名称则往往以“新”、“老”、“山上”“山下”区分。

云顶寨的郭族在最兴旺的时代,囊括了以寨子为中心、方圆周围四十多里的田地和庄院,按现在的行政区域化分:包括了隆昌县、富顺县、泸县、荣昌县等地方。

原四川省省委书记杨超同志所说:“郭氏家族系600多年的世家,历经三朝而不衰败,其筑城墙而自居,恐怕在中国历史上算是绝无仅有的家族。

据说,明初,祖辈有人曾是皇帝朱元璋身边的带刀侍卫,因其言行触犯了帝制,其家遭到诛连,为免灭族之灾,于是盗窃了宫中宝物,携家眷逃亡流落到民间,因惧怕被擒,则选偏僻险峻之路行径,后行至云顶山,然不慎有衣箩滚于山垭,认为天之所意,逐定居于此,此山族人取名“云顶山”。

1989年我国著名的军事家、原国防部长张爱萍到云顶考证其军事要塞的地理位置时就充分肯定了云顶寨的战略地位,并欣然题字留念。现已制作成碑刻置放在云顶寨通永门内。

两则说法,无法考证,但郭家始族人,举家迁徙到云顶山这个当时较为偏僻的地方,肯定有其原因的。

郭氏云顶两大饮食文化有特色。

一是“麻雀菜”。相传,云顶郭族寨丁及仆人上山活捉麻雀。

云顶寨树多林大,麻雀多,有人试想:把麻雀做成菜吃该多好呢?于是,族人想出高招,则令仆人们各分成数队,分散到各山头林间的群树下,一起大声吆吼,并摇动树枝,此时,麻雀受惊吓的则分飞于各山头树上而不能立足,翅累而坠。

这时,麻雀掉入准备好的蚊帐内,并封上口,丫环用大扇猛扇蚊帐,雀又惊,拼死飞舞,无奈因囚于帐中无所出路而活活累死。

稍后,大厨们操刀上阵,退其毛,只取其胸肉,红烧。其肉色美味香。

 二是“ 酒文化” 。据史料载,明万历十三年初,郭氏家人在泸州开办酒厂,得名“天成生”。

明朝天启年间,国家局势动荡不安,泸州作为川南重镇,乃兵家必争之地。郭族惧怕局势伤及族人,就将企业交付外姓管事与工人。直到清康熙中期,又派人打理,并增资扩厂。

乾隆时,郭族乃大富,族人则以“千金之子,不坐垂堂”的理念,又不曾亲自参与经营。

咸丰末年,郭家好友雷博卿看到“天成生”很有发展前景,愿意用自身技术参与管理和经营,因此,郭芳滨、郭雅南又以七千两银子入股,重新合办。郭族所占股份为三分之二。

到后来,两家股东因经营理念不同,郭族则把“天成生”改为“滨记天成生”和“香记天成生”自己经营。郭族因迫于当时社会形势不敢经营企业,于解放后公私合营交给了国家。

 据郭族老人讲:“当年,天成生有工人百余人,分水班、晒班、清窖、烤酒、添磨、加煤等班组。

同时,还产生了很多副业,也颇有规模。比如:窖内除酒外,副产一种酸水,酸水卖到重庆作为酒醋。

另办酱园厂,生产豆油、麸醋、豆瓣、豆豉、盐菜等。

因此,在泸州郭家的企业实际是一个综合性的工商业经营模式,生产的东西基本没有废料,管理方法和经营理念都比较科学。”

 如今名誉中外的泸州老窖与郭氏人的功劳分不开的。

 还有个传说:凉山馆的主人郭范卿,其母19岁守节,孀居的岁月中更多了一份惨淡,也许是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遂借酒浇愁,一日三次,以至于后来酒量倍增。有他的影响下,郭族男人中不饮酒的人乃寥寥无几。

这里曾是有自卫队上千人。郭严说,听他父亲讲,寨子有护卫队,持枪人员1500多人。寨内围墙,每2米一个护卫队人员。寨内有兵工厂,枪炮全是自已造。为了提高防御技能,护卫队人员每天要进行军事训练。

云顶风云人物还看今朝。从<<云顶郭氏>>一书中得知。参加历次战争人员。抗日战争军人35人,远征军人5人,抗美援朝14人。中国<<汉珸大字典>>编辑郭成烔,留美博士郭成棠,中科院院士郭尚平,泌尿专家郭志明,国家一级编剧郭绍法,铁路桥梁专家郭康,30余人,厅处级10人。

走完云顶寨,旅行队员们感受很深。云顶郭氏先祖,有慧眼,选择在这里,扎根600多年,真不容多呀!

 


责任编辑:abc667788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